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华书画在线资讯网 > 商界

为何Instagram拖了艺术的后腿?

中华书画在线资讯网2019-10-28 17:01 843 人围观
正文

艺术家Amalia Ulman个展“Labour Dance”现场


Instagram作为以图片为主的社交平台,对强调视觉效果的艺术界来说,无疑是能锦上添花的媒介。但在它开始多方位影响艺术品创作后,艺术家们就开启了对其爱恨交织的心路历程。时尚芭莎艺术这就来带你看看他们如何相爱相杀。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从前,当艺术家想要把作品展示给尽量多的大众时,需要通过展览、拍卖等方式,在获得实体空间展示后,逐渐积累受众和艺术评论。而电子化的操作方式使得这一时间线急速缩短,大量潜在受众甚至能参与到灵感收集阶段。比如,当代艺术新星艾玛利亚·乌尔曼(Amalia Ulman)就时常在自己的帐号上分享灵感,包括她对红色与鸽子元素的痴迷。


艺术家艾玛利亚·乌尔曼在Instagram上分享内容


艺术家艾玛利亚·乌尔曼个展“Labour Dance”现场


专注于概念艺术和极简艺术的艺术家Jonathan Monk则将这种生活化的分享进一步延伸至作品中。有感于注意力在家庭聚餐时总被手机侵占,Jonathan开始了这一系列创作。他在账号上贴出其食物账单,并在这小小的空间里绘画。


展览“Restaurant Drawings”展示作品之一


这些小插画基本都来源于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等艺术大师的作品,大众可以用等同账单本身的价格买下这张经历了二次创作的“收据”。


展览“Restaurant Drawings”展示作品之一


索尔·勒维特《Wall Drawing 552D》,New York


这一系列作品最后还被集合起来,在纽约Casey Kaplan画廊开幕的展览“Restaurant Drawings”中呈现。展览现场的作品均能以这顿饭的原始价格被买入,这就让原本脱离线下售卖环节的作品又回到了展览的“怀抱”,也成为艺术家观念实践的独立成果。


“Restaurant Drawings”展览现场


这种便利的信息获取方式备受成长在信息时期的千禧一代青睐,甚至影响了艺术品购买的方式。线上艺术拍卖平台Invaluable于2017年的市场调查报告中显示,美国介于18-24岁之间的藏家里,有56%左右会在线上购买艺术品。这不同于以往藏家待经济实力成熟后才有信心竞购的做法,而已逐渐成为一种新趋势。


Mugrabi家族收藏的作品在借展现场展示


而传统大藏家在这一趋势的挟裹中,也展露了“反差萌”的一面。知名拍卖行佳士得在拍卖前将待拍作品发布在Instagram账号上,以获得藏家邮寄名单之外的更多关注。而这些超过百万美元作品的展示将有可能收获大藏家如阿尔贝托·穆格拉比(Alberto Mugrabi)的评论,说他“想要”并配上一个小小的脸红表情。


这样传播也可以吗?


佳士得推荐关注榜单内摄影师Petra Collins的帐号内容


这种热络的互动氛围使得Instagram成为各界了解当下艺术动向的一个重要途径。拍卖行佳士得也在其网站上发布了“最值得关注的100个艺术界Instagram帐号”,为想要了解艺术的人提供一份参考攻略。


弗莱美术馆的投票宣传页面


博物馆也借着这股“春风”,开展了非常规的展览项目。2014年,弗莱美术馆将初始馆藏的232幅作品发布在包括Instagram在内的各类社交媒体上,邀请用户们投票“pick”自己最喜爱的画作。这些突围的艺术品以“#社交媒体”(#socialmedium)作为展览名称,与4468位投票者的姓名和评论一同展出。将线上传播的文字和图片化为线下形式呈现,Instagram的影响范围也早已不局限于网络世界了。


参与“#socialmedium”展览投票的藏品之一


然而,这样迅猛地传播并不总能让所有人都全盘接受。Instagram的图片内容一经分享后,不管发布者是否愿意,其余用户都可以将这些公开的内容据为己有,或者在其基础上自行改造并二次传播。事实上,这就使Instagram平台内容的版权定义成为被不断争论的问题。


理查德·普林斯待售的作品


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在纽约Frieze艺术博览会上干脆直接出售从Instagram抓取的随机用户内容截图,在本就不算平静的艺术“湖面”上又击打出一片水花。


理查德·普林斯定价九万美元的作品被质疑售卖价格过高


由此引起的广泛议论则将重心聚焦于他没有告知就直接挪用,并从中获取高额个人收益上。从线上把他人内容“搬运”至线下,艺术家仿佛突破了某种“次元壁”,以至于在合理与抄袭的边缘来回“拉锯战”。但事实上,这种内容再分享在理论层面却是符合Instagram用户条款内对“分享”的协定范围的。


艺术家的抗议与疏离


《Pics or It Didn’t Happen》封面


即便这种复制型传播并不违反Instagram的用户守则,但是另一些艺术作品却并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反而经受着被迫消失的命运。数字艺术家Molly Soda和Arvida Bystrom创作的当代艺术书籍《Pics or It Didn't Happen》则为这些被抛弃的作品提供了“收容所”。


“你没刮腿毛吗?”@ Lee Phillips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被审查抹去的照片有着特定的逻辑规律。“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不允许在Instagram上裸露身体。”书籍中写道。而这一禁令却几乎只在面对女性时生效,局部的体毛、沾了经血的运动裤等都是“违反社区标准”,需要被下架的的视觉元素。这些部分组合在一起,使这本艺术书籍成为被Instagram抛弃了的“另一半”,也建立了与其相对的档案收录标准。


保留体毛拍照的艺术家Arvida Bystrom


正常的身体表达向来是艺术创作中的常规主题,此类审查制度的限制使得艺术家的作品成为了“看不见”的作品。而这种对创造成果的主观掩盖,在鼓励表达的大背景下就稍显无力。Instagram带来的审美边框尚不仅于此,艺术家为了获得更多“赞”,在选择发布内容时也可能会无意识地考虑受众偏好。


诱人的评论、点赞和关注


这在艺术家Andrea Crespo身上就有所体现。在互联网传播的推动下,他已在惠特尼美术馆等知名艺术机构的展览中成功参与,可以说已经得到了主流肯定。但他近年也表现出顾虑:“社交媒体上的奖励机制影响着我做艺术选择时的决定。我会根据人们的点赞和评论来思考他们会怎么想。”


Andrea Crespo《Plurisim》,2015年


Andrea Crespo《Plurisim》(局部),2015年


这种直接显示传播与接受程度的设置,使得艺术家对视觉数据的“业绩”产生了焦虑。为了能用上更多的“#”并出现在更多人的搜索结果里,他们可能会有意识地采用更精简的图像处理并即时反馈,而这种“缩短”的状态最终是否会影响作品创作,观者也都自有判断。


Andrea Crespo《The First》,特殊数字印刷,聚酯纤维布面,铝材,127×111.8×5.7cm


轻轻一按“分享”,一个奇思妙想就能被世界各地的人浏览到,这种便利对尚在探索作品边界阶段的艺术家而言确实存在着巨大说服力。如何写好这一“命题作文”,让自身创作为更多人所了解,则是在此基础上需要考虑的问题。那么,选择在范围内“跳舞”还是挣脱“镣铐”,就看艺术家自己怎么定义和Instagram的关系了。


[编辑、文/于畅]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测试版VS正式版神奇宝贝,皮丘最初很胖,电击怪

下一篇:教你一个生活小妙招,用生核桃来擦地板可以去